k7網站,滴水之旅

k7網站是一滴水,一滴擁有美麗故鄉的水,並以此爲傲。
  我的故鄉在很遙遠的地方,那裏有轉而不倦的風車“吱呀呀”的唱著歌兒,有夕陽下害羞舞動的草兒,微風輕襲,看不到邊際的綠色海平面,卷起層層浪。而我則與衆多的朋友一起在水排前穿梭,戲水,向著大地上一切生靈顯耀自己的光輝和剔透。這便是我的一切。
  我不是很清楚自己是怎樣飛起來的,可我確實在飛,從斜陽的目視下,旋轉而上升,從鳥兒的羽毛間溜過,輕盈的它沒有發現。後來,我在一朵白白綿絮上駐足,和我親愛的夥伴一起。細語漫談著未知的旅程。揮揮手告別了故鄉,我最溫暖的家。
  旅途的日子並不寂寞,我和朋友一起向日漸不多的鳥兒敘說那遙遠的故土。我告訴它們那裏有多美,告訴它們那裏四季如春的景致。不僅只有會唱歌的風車和它總是轉動著的腦袋,以及成片的綠海和不甘寂寞的水排。還有隔壁木屋裏戴著眼鏡的老伯領著外孫女兒放飛的蝴蝶風筝。說著說著竟有些失神。才發覺自己是多麽想念它啊――我的家。這些漂亮的上帝信使們又是多麽快活的感歎:“那真美”一臉的幸福。
  我做了一個承諾,決定帶其中一只鳥兒去故鄉,帶它去看一看家,帶它離開這擁有窒息空氣的陰霾天空。
  可是,我悲哀的鳥兒啊!它提前終止了約定,它說它飛不動了,它說它累了。然後墜了下去。可我不能停止,快到家了,我的家,我最愛的家。
  在雷鳴電閃之間,我從高處急速的墜了下去。那種忘乎所以的激動,另我全身顫抖。
  可到達地面的那一刻前,我哭了。汩汩的淚水竟也混夾著黑色的坑髒。這是我家麽?錯了,一定有什麽不對了,都沒有了。木屋裏的老伯與孫女兒放飛的風筝不知斷了線飄到哪裏去了,灰黑色的屋檐冒著輕煙,不斷蔓延,代替了“吱呀呀”的風車,不知哪兒來的碎石,油物遮住了會跳舞的草地。我遊戲的水排又被撕裂在何處?迷霧隱約間,我看見了死去的鳥兒,它呢喃的說:“沒有了,根本什麽都沒有。”
  不是的,不是的,這不是我的家。
  碎掉了,我的身體碎落在硬硬的石尖上,它們刺穿了我本以不在瑩亮的身體,傾然間滾進泥漿裏。
  旅途終結在黑色千羽下。
  誰毀了我的故鄉?是誰應當還誰一個家,又是誰在進行一個本不應當的毀?

 我坐在窗前,擡頭仰望那天空中的一輪明月。今天,那月似是比往常圓上三分。屋前,江水中的粼粼水波在那潔白的月光照射下泛著點點銀白。江邊的景物在圓月的柔光下忽隱忽現,透著些靜谧的美好,又似是透著些物是人非的淒涼。
眼前景物未變,依舊是那月色,依舊是那江水。而我,卻在江中手握船槳爲那渡江人擺渡。今天渡江的人沒有往常那麽多,我將船停靠在岸邊。遠處,身著一襲白衣的男子向我走來。他踏上小船,我笑問:“先生,去哪?”我將船劃出岸口,他說:“去都城。”我怔了一下,在我那有些模糊的記憶中,似是第一次有人從這個岸口乘船去都成。
我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便問,“先生去都成做什麽?”他笑答,“實現心中抱負。”忽而,他問我,“船家,可有酒否?”
“有,一壇女兒紅。”我順口答道,旋即,我明白了他所想,“先生若是想喝便送與先生吧。”
“算了,無功不受祿,何況你我萍水相逢,還是以錢購之吧。”聽得他此話,我一笑,卻並未回答。
過了許久,此行的目的地塊到了。我對他說:“先生,快到了。那女兒紅便送于先生,祝先生早日實現心中抱負。我這人素來喜好藏酒,一壇女兒紅算不得什麽的,還望先生莫要拒絕。”在我這般盛情之下,他點了點頭。
船靠岸。我拿出酒杯倒入美酒敬他,“祝先生早日成功。”語畢,我倆將酒一飲而盡。他問我,“船家,你這酒可當真是我喝到的最美的酒,可,似不是女兒紅,不知船家可否告知在下此酒之名?”我笑道:“等先生實現抱負後自會知曉。”
“既如此,在下李白,日後若是有歸家之時,再回請船家,不知船家姓名?”
……
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,我依舊在這擺渡。江山的那輪明月缺了圓,圓了缺,如此反複循環著。不知過了多少年,我已兩鬓斑白。偶然,在一次擺渡中,我得知他早在一年前便走了。我搖了搖頭,坐在船頭哀歎。
船乎輕震,我習慣的問道:“先生,去哪?”他答:“去都城。”我微愣,猛然擡頭,那男子的眉目間與他是那麽的神似,但我知道,他不是他,他太年輕了。他的年齡正是我與他相識的年齡,k7網站低頭輕歎,再次擺船度于那許久未行的水路上……

2001